注冊

川東石窩場 荔枝古道上的文化精粹


來源:華西都市報

說到川東北大巴山深處的石窩場,有人說它是“將軍之鄉”,還有人說它是“觀音之鄉”,所有的說法都是以偏概全。在石窩場的大地上躬身行走之后,我想給它的定義是:荔枝古道上的文化重鎮。

杜家灣唐代石窟。

荔枝古道上的川東民居

盤陀寺遺址(局部.碑座)。

位于石窩的牌坊。

石窩老街。

說到川東北大巴山深處的石窩場,有人說它是“將軍之鄉”,還有人說它是“觀音之鄉”,所有的說法都是以偏概全。在石窩場的大地上躬身行走之后,我想給它的定義是:荔枝古道上的文化重鎮。

石窩場的歷史比作為行政建制中的石窩鄉的歷史要長許多。清道光二年(1822)降太平直隸廳復太平縣,將原屬巴州長樂鄉(巴州七鄉)的石窩、廟埡、興隆、秦家河、河口、趕場壩、三官場、太平坎、義興場、大沙壩、新店子、三教寺等十二個場、共十三甲、一千零九戶、五千三百九十八人撥歸太平縣轄,鄉置石窩,轄十二場——石窩鄉的歷史即使只追溯到1822年,迄今也有近200年。

來歷

石窩最早叫牛皮場

民間傳說石窩最早叫牛皮場。農耕時代,耕牛的交易是最古老的、必須的交易。當時石窩場有一處耕牛交易市場,經常屠宰老弱病死的耕牛,然后將牛皮貼在墻上,久而久之,就叫牛皮場。對此,石窩有史以來的第一本志書也是萬源地區的第一本鄉志——由畢代揚、張俊華、李復先、冉啟明等幾位先生撰寫的1984年版《萬源縣石窩鄉志》——有如下描述:

相傳明末清初,現在下街黃清陽的住宅后面有一土地廟,人們常把耕牛集中在此買賣,搭起草棚變成牛場,后來又修了簡陋的住房,住戶人家,日益增多,年深月久,變成集市。那時本籍少,客籍多。客籍有藐視本籍的現象,本地張氏宗族也不示弱,兩相競賽建房,發展很快,住戶人口亦多,因此,變成了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的中心。

這段文字應當可信。石窩是一個由張氏、向氏等幾個家族歷代移民構成的鄉場,最遠的移民是元末明初的張氏家族在本鄉嵐頭坎落業,歷經數百年繁衍,成為一個在川東北地區有著數萬子嗣的望族。由于戰爭和暴力動亂,本場口留下的文字資料十分稀少,但石窩地界上歷朝的文物資料卻十分豐富。

據1984年《萬源縣石窩鄉志》和晚清文人張安儒等人詩文可知:石窩場可考的前身叫石觀場……“因地處高山,目窮千里,故得此名”——筆者不能贊同畢代揚等先生的附會,此處的“觀”不應讀“關”,而應讀“罐”,道觀的意思。現石窩場附近三村保留的明代“石廟”遺址遺跡,儒道同廟,說明道觀在石窩場的存在。

至于石窩這個場名的得來,畢先生等人的記載應是可信的:

“民國十三年(1924年)袁安之建房,在今朱良玉、王大發住處打塊石頭做地基,把石頭打開后,發現中間有一自然圓形石窩,深三市尺,直徑八寸,盛滿了水且四季不干,群眾感到稀奇,故又將石觀場改名為石窩場。”

民國十三年,石觀場一帶“天干四十八天,溪溝斷流”。非常年歲,新發現的“石窩”里的這一汪“四季不干”、滿盈的凈水在本地人看來已是非常的景觀,完全說得上是本地人的風水、甚至命脈——這個應是本地人將石觀場改為石窩場的心理邏輯。

追溯

盤陀寺的風云變幻

根據1984年版《萬源縣石窩鄉志》和2007年版《石窩鄉志》:公元502年(梁武帝天監元年):梁武帝好佛講經,在古社坪蘇家塝建盤陀寺于金線吊葫蘆梁上。這是目前為止關于石窩最早的紀年和歷史。

小時候聽過盤陀寺的傳說:廟里的和尚搶掠民女,后來和尚到集市上買梳子被人發現,事情穿幫,朝廷派人一把火燒了盤陀寺。

梁武帝禮佛,在宮廷旁修建了開泰寺,并先后三次(一說四次)到開泰寺出家做了和尚,害得一班朝臣集資數萬億為他贖身。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樓臺煙雨中”,同期據說有三萬三千多家寺廟,佛教之盛,可見一斑。

梁武帝之后,“三武滅佛”,說穿了是世俗世界的統治者和佛教爭奪社會資源和影響力。具體到本鄉盤陀寺的毀因,民間的傳說不可信、也不能不信。

不過,我還是沒有料到,1500多年的時光之后,盤陀寺依然存留下來了那么多的舊時遺跡:寺廟山門前的對獅、對象、水池、小橋、石碑的底座、數量龐大的無頭佛像。從一些佛像頸部的凹槽可以看出,中途曾有過對佛像的維修,這從一個側面暗合了盤陀寺曾經數次重修的傳說。

盤陀寺依山而建、自下而上,占地規模當在數十畝以上。山門前荒草叢中的一對石獅,特別憨厚,一眼之后忍不住坐下來和它長久對視,它的眼里所流瀉出的慈悲即使是在荒草之中也不可阻擋。不遠處的一對石象,特別乖,以至于我都心生慈憐想把它抱在懷里,安慰它所受到的委屈。一座千年以前的寺廟,在荒草中,它所承受的委屈不自覺就將露出蹤跡,那個只有拳頭大小的佛頭在千年的風雨之后,就像一個明凈的少年值得憐愛。

窺史

杜家灣的唐代石窟

目前能在石窩及附近看到的唐代文物是大沙鄉杜家灣的唐代石窟,石窟只有一洞,鑿于路旁一石,石不算大,窟也就小,正面也就一個平方米,不過人物眾多、層次分明、神態各異且栩栩如生。該石窟目前已列入縣級文物并勒石予以保護。

“一騎紅塵妃子笑,無人知是荔枝來。”2015年3月6日-11日,來自故宮博物院、國家博物館等研究所和高校考古學、建筑學等方面的16位頂尖專家對萬源市內的荔枝古道進行考察,大致明確了荔枝道在萬源境內的走向。考古人員表示,荔枝道當為涪陵走宣漢,經萬源、平昌到達漢中后,轉至西安。“能在道路沿線找到唐代同時期的遺跡,對路線的證明會提供支撐。專家們在萬源市大沙鄉杜家灣發現一龕唐代中晚期造像,一平方米大小,上有一佛二弟子二菩薩二天王二力士,后面還有天龍八部的題材。可以說是此次考察中最重要的發現之一。”

2015年之后,勾勒荔枝古道在萬源境內的走向和路線時,人們習慣按如下文字表述——千年荔枝古道起自重慶涪陵,過達州,在萬源境內兩進兩出,先后經過鷹背鄉、廟埡鄉名揚村、秦河鄉三官場村、石窩鎮番壩村、玉帶鄉、魏家鄉、竹峪鎮、虹橋鄉,再出川入陜,與子午道相連接,直至西安。——此種表述對于今天的現實無疑是一種呈現。而作為一個石窩人,我們必須強調:第一,萬源境內荔枝古道上的鷹背(原名興隆)、廟埡、秦河、石窩、玉帶(原名趕場壩)等大部分場口在清代道光二年之前屬巴州(今巴中市)長樂鄉;第二,“清道光二年(1822年),石窩由巴州長樂鄉撥歸太平縣(今萬源市)轄,鄉置石窩場,轄廟埡、興隆、秦家河、河口、趕場壩、三官場、太平坎、義興場、大沙壩、新店子、三教寺等十二個場、共十三甲、一千零九戶、五千三百九十八人”。

一度興盛的平安場

三十年后沉沒水下

說荔枝古道,必須尊重歷史沿革。在荔枝古道上,石窩是一個重要的節點,是一個重鎮,其定位不僅僅局限在今日石窩鎮的番壩村,更不能將石窩和它曾經所轄的場口相提并論,這是對“文化石窩”的一種刻意矮化。

說番壩村,不能不說苦竹院的分司衙門和向家墳的金山水庫。

清道光二年(1822)以前,石窩場隸屬于巴州長樂鄉。番壩的谷嘴寨曾有農民王三才等扎營,制造刀矛,上山為王,與朝廷對抗,因而,當時在苦竹院設有分司衙門,常駐把總,“加強控制,以防民亂”。1984年版《萬源縣石窩鄉志》是這樣記載的:

“清順治年間(1643年~1661年):石窩隸屬巴州長樂鄉,管理負責人叫總約,由向仕超、袁明娥分別擔任,先后在苦竹院(現番壩村五組)、龔家山(現古社坪村六組)建立辦事處,并設衙門。衙門前修有三個地壩,前頭是二堂,后面是大堂,中間叫中庭。中庭內設有刑臺,和警備室,處理民事訴訟,解決民間糾紛。”

向家墳距平昌鎮龍觀35華里,距石窩場40華里,距今日趕場壩25華里,民國時,北通陜西,南由三官場、鷹背到達縣,是南來北往的交通要道,“早年,外籍人顏從山在此開店,黃清陽在此釀酒,丁明軒在此織布。”1940年代初,當地紳士向必瑞聯系本地大戶向毓權、趙良海、徐光昌、趙良漢、賴龍壽修建街房17間,開店營業,建場平安場,議定場期四、七、十。

平安場開場那天,向必瑞籌資宴請趕場人達數十席。從此人客來往,一片熱鬧景象。“向必瑞店內一夜宿客,吃米一百二十余斤,其他棧房亦是客滿。冷場天挑棉花的,挑表紙的,挑百貨的,背米糧的來往絡繹不絕。”

然而,“平安場不平安,由于貨物增多,買賣方便。但官匪合流,貪圖錢財,蹂躪群眾之事,也隨之而起。在相距不遠的彎柏樹、大樹子灣、寡婦橋、龍行溝等深溝隘口“關圈”搶劫,圖財害命。石窩鄉警長秦樹武陰謀罷(霸)妻貪財,將代(帶)有百貨挑子和女人的大商販沈云,追蹤打死于炎牛坡。在大柏樹灣又有土匪搶劫牛販子、百貨客等。從此來往行人膽怯,客商逐漸減少。雖有明令禁止搶劫,但明禁暗庇,坐地分肥,因此,平安場逐漸行人稀少,客商絕跡而蕭條停場。”

關于平安場的衰落,民間還有另一種說法,是和趕場壩的興起密切相關:幾個一直想在趕場壩興場的大戶趁夜把平安壩的觀音“背”到趕場壩,并對外號稱說:“觀音投夢平安場宜于搬到此地”云云。

1970年代,修金山水庫的時候,平安場的房屋全部拆除,當時正在石窩中心校就讀的我等曾到此為學校背瓦,當日去當日回,我記得我一共背回了三匹青瓦。荔枝古道與今日石窩相交的重要節點向家墳、平安場就此沉沒水下。但是從三官場到番壩長達七八公里的山間密林中,無處不是荔枝古道的構成和遺跡。

據悉,達州市范圍內已納入蜀道荔枝道申遺的文化遺產主要有8處:《紫蕓坪植茗靈園記》巖刻、太平坎村民居群、嘉祐寺、三官場民居群、仁齋公—化米梁古道、浪洋寺摩崖造像、羅家壩遺址、開江牌坊。其中《紫蕓坪植茗靈園記》巖刻、太平坎村民居群、廟埡場嘉祐寺、三官場民居群、仁齋公—化米梁古道五處和傳統意義上的石窩密不可分。

如果說荔枝古道在達州,不如說荔枝古道的精華在萬源;與其說荔枝古道的精華在萬源,不如說歷史上的石窩留下了荔枝古道上一半的文化精粹。

[責任編輯:王萍]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鳳凰政務

網羅天下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與鳳凰網無關。翻譯版本出于為廣大網友提供參考信息為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我們不對其科學性、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。用戶不得用于任何商業目的,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,基于此產生的法律責任鳳凰網不承擔連帶責任。如有問題請聯系sichuan@ifengsc.com。本網指定法律顧問:四川開山律師事務所。

鳳凰中韓熱門推薦

今日推薦

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
分享到:
白姐高手论坛资料大全_白姐高手论坛资料大全|官网